返回

大画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0章 方逸的鸡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尼克这边正在吐沫横飞的讲述着自己的发现呢,正在这兴头上指着画那是准备大说特说,不过当视线转到了方逸的脸上,不由的就打住了嘴。

    “逸!有什么问题?”尼克看到方逸一脸的凝重样子,就停下来对着方逸问道,还以为自己哪里说的有点儿不对。

    “没什么!”方逸回过了神来看到了尼克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他说到了哪里:“你继续说,说的很对!”。

    乍一听方逸说的话有点儿老气横秋的,而且两人站一起一个五六十岁,一个三十刚到,从脸上来看最多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要是在旁边听到,一准儿觉得方逸用这个语气是会觉得有点儿托大。不过尼克可不这么认为,对于方逸的语气并没什么反应,听了方逸让自己继续说,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气就立刻说了下去。

    方逸这时集中了注意力听尼克这么说下去,一边听一边点着头,老实说尼克分析的比方逸想到的要细致的多,而且观点更加的明确。

    “我都没有看出来你说的几个地方!”方逸听着尼克说完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论起辩真伪来自己是比尼克高上几筹,不过要是论起怎么样证明这件东西真伪,方逸还真比不过专心在一个事情上的尼克,老头子真是太缜密了。

    尼克苦笑了一下:“可是是你先发现的真迹!如果是我先看到这幅作品”尼克指着墙上两米远那幅真迹《丰饶》继续说道:“我也一定认为这一幅是伪作,就是两幅放一起怕也很能得出现在的结论!”。

    看着尼克有点儿气馁的样子,方逸笑了笑说道:“你己经很棒了!”。

    “你的天份就这么浪费真是大可惜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利害的人!你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直觉感,能让你能看透这些东西的表像,你要是从事这行注定会成为传奇式的人物”尼克对着方逸握手为拳,一边挥翟一边脸上纠结着,带着一种方逸误入歧途,并且越走越远的失落表情。

    到现在这个老头子还认为方逸去画画是浪费了天份。这个观点让方逸不知道怎么说好。当然了方逸也不会傻到去和他分辩的地步,因为自己喜欢的东西那就是最好的,对于尼克来说明显鉴定师这个职业要比画家更加牛逼一点儿,当然了要是让方逸说。那就是截然不同的结论。

    跟着尼克又聊了一会儿,方逸顺着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了桥本光道向着自己走了过来,当方逸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这位脸上的郑重表情。

    站到了方逸的面前,桥本光道弯了一下腰对着方逸先来了一个小躬:“方君!”。

    “你好!”方逸点了下头,所谓的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桥本很讲礼貌方逸也不好摞脸子。

    桥本光道很直接:“方君,我仔细的对比了一下两幅作品,现在我对于日本西洋馆的那幅是真迹的疑问越来越大,可能结果并不会如西洋馆的愿了!”说完叹了一口气。

    “你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了?”尼克对着桥本光道问道。

    桥本光道点了点头:“是发现了一些问题。不过还要进行下一步的论证,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我觉得方君的那幅是真迹的可能性更大!西洋馆的让我说差不多就是仿作了!西洋馆花在这幅作品上花出去的钱,可能就身价骤落了,用中国话说就是打水漂了”。

    打了水漂?方逸听到了这句话心里就有点儿想笑。如果一般人画出来的伪作,甚至是伪作高手画出来的那是真要打水漂了,要不是亲自过来看上一眼日本馆的这幅仿作,方逸还真不知道,仿鲁本斯的也是一位大家,而且估计是临摹的太过于得意了,都比鲁本斯还鲁本斯。比原作水准更高了,还在作品上藏了自己的签名。如果证实了这一点儿,这幅作品因该在价值上比真迹差那是肯定的,不过再怎么差至少上百万美元是有的。

    一看到这幅伪作正品的时候,方逸的脑子就跳出一个人的名字出来:维米尔。维米尔和鲁本斯两个生活的时间差不多,维米尔出生之后第八年正是鲁本斯去世。而关于维米尔很多人知道的就少了。维米尔现在被称为荷兰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不过这位运气不怎么样,当时就不太出名,画卖的也不好,然后又被世人忘了两百多年。就是到的现在一些人对于这位维米尔的风格也是贬之又贬,不过在方逸的脑子里,大师的名号那是闪闪的。

    当时就并不引人注目,那记载的就很少,后人对于这位的了解也就很少,至于他的艺术足迹更是无从推断。人送外号:德尔芙特的斯芬克斯!

    由于维米尔现存的作品可以确定的也就是小几十幅的样子,而且名气也足够大,你就可能想像他的每幅作品都是价格不菲的。

    知道归知道,而且还知道怎么样通过一些小手段就可以发现维米尔得意时签下的自己的名字,但是方逸并不准备说出来,这东西是日本人的自己为什么要说?不是没事找事么!嘴巴秃噜两句,看着一副刚被判为伪作的作品价格再起来?那不是有病么!

    既然不想张嘴,那方逸就老实的听尼克和桥本两人说呗,听了半个多小时,尼克又把对着方逸说的东西又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